本网首页 本网头条 深度报道 名优品牌 四川美食 消费维权 市场监管 网络热点 食品安全 人物访谈 图片新闻 成都食监 超市商场 政策法规 糖酒汇 电子版 美食论坛
四川食品 > 人物访谈 > 正文

山西翅果研究所副所长张连水:是翅果油选择了我

2013-08-23 15:31:55        来源:中国日报网食品中国

在乡宁的这两天,这里的人每次提到“董事长”的时候,都很难让人感觉他是在指代自己的老板,反而更像是在为你介绍他家里的某个成员。“董事长原本是要来这里跟你们一起吃晚饭,但是有事来不了,所以让你们先吃,晚饭后他再过来”。

工作人员口中的董事长,就是张连水,由于他对翅果油树这一国家级濒危植物的保护性开发和综合利用,填补了中国高端保健品市场的空白,被业内人士尊称为“翅果王”。隆水集团董事长、琪尔康公司总经理、人大代表、全国劳模……不久前,他又多了一个头衔:山西翅果研究所副所长。在研究所的成立仪式上,他再次呼吁:“翅果油树是自然生物历史的活化石,保护翅果油树是我们共同的社会责任。”

\

2013年8月1日山西翅果研究所成立仪式现场

Q:听说您和翅果油的故事很传奇,能不能介绍一下您是如何跟翅果油结缘的?

最早接触翅果油这个东西是1999年,当时我在省里开人代会,认识了闫桂琴教授,她是专门研究植物基因的,她当时也是人大代表。我们聊天的时候,我提到想转型,她推荐我种植翅果油树。她说翅果油树生态效益好,耐寒、耐旱、耐贫瘠,是第四纪冰川植物,也是世界上濒危珍稀植物。翅果油树的果子价值比较高,果仁能做药的原料,也能做保健品,还能做化妆品。而且这个翅果油树正好在我的家乡乡宁,还是独有树种。

Q:当时煤炭的利润还是非常大的?您是怎么考虑要接受闫教授的建议开发翅果呢?

煤炭到现在的利润依然很大。我从80年代末开始干煤矿,那时候自己也经常下井,最多一天下过四次井。后来想,煤总有挖完的时候,不能自己吃饱了,给子孙后代留一个到处都是坑洞的家乡。再一个,开采煤矿是个高危行业,工作环境是一方面,容易得很多职业病,工作条件也很艰苦,大大小小的矿难大家看媒体上报道非常多。我自己开采煤矿把安全放在第一位,但是因为身在这个行业,所以对这个危害也了解很多。而且煤炭开采这个事情本身,对环境都会造成破坏,水土保持、地质结构方面也会有影响。所以后来自然而然就产生了转型的想法。

Q:听说当地老百姓很早以前就有用翅果榨油食用的习惯,您也是乡宁人。在闫教授向您推荐翅果油之前,您和翅果油有过接触吗?

更早的接触就是我小的时候了,不过那时候也不知道翅果油树这个名字。当地老百姓都把它叫层壶树,因为果实看上去一层一层的,形状像个壶。每年到果实成熟的季节,也会到山上去采果子,因为野生的树都是零星分布,很多还长在悬崖峭壁,所以一般能找到的很少。

Q:现在您在翅果油开发这块主要做了哪些工作?进展情况如何?

1999年闫教授把翅果油推荐给我之后,一直到现在,我们主要也是围绕树种的培育和种植开展工作,产品开发方面也主要是处于研究阶段。因为分布数量和果实产量实在是太少了。当然了,也是因为稀有,所以才显得格外珍贵。我计划每年种几百亩、上千亩,等基地成熟了再开发。

现在我们在西交口基地的经济林大概有5万亩的规模,已经有1万亩翅果油树开始结果,计划在2015年把西交口打造成“十万亩翅果油树基地”。

Q:煤矿开采的利润到现在依然很丰厚,您十几年来坚持在翅果油开发方面大力投入,身边的人会不会有意见?比如您的家人,亲朋。

确实很多人有不同意见,人前背后都有人说我傻,用乡宁土话叫“憨憨”(音译)。刚刚接触翅果油的时候,为了了解这个产品到底是不是像人家说的那么好,我特地背了一些果实出去找人做检测。西安、上海、北京,前后一年多时间,把科研机构、高等院校基本上都跑遍了。因为翅果油树属于稀缺物种,知道和了解的人非常少,当时还没有一套专门的检测方法,很多地方都做不了,所以一开始总是碰壁,每次碰壁回来,总有人说我。家里都有人说:“放着好好的赚钱的事情不做,非要瞎搞”。

后来建育苗基地和工厂,因为黄土高原这个地方,沟壑特别多,平地很少,所以要炸山,好多人都反对,说是破坏风水什么的。当时要根据要求往爆破点搬炸药,没人愿意去,我就带头把炸药往上搬。现在这个地方你们去看,当时炸山之后种的防护林都已经长起来了,环境什么的,都比以前好。

Q:十几年坚持不断的投入,是什么样的信念让您坚持到现在?

其实,翅果油树的保护和开发不是我第一个开始做,在以前也曾经引起过重视。文革期间,国务院就让临汾地区大面积种植翅果油树,还派了专家组过来,但是文革之后因为其它方面的原因这个事情不了了之。1999年我们开始做翅果油项目,也得到了各级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。实际上各方面对翅果油这个项目的前景是非常看好的。

而且我一直坚信这个项目会实现三个效益:生态效益、社会效益、经济效益。树种到山上,改善生态,保持水土,对环境是有益的;老百姓种了翅果油树后,增加经济收入,改善了生活条件;翅果的系列产品都有保健作用,也对人有健康作用。

翅果油实实在在是个好东西,它一直在等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机来开发,让它在新的历史时期发挥它自身的价值。我正好赶上了这个时机。所以说,翅果油在前,我在后,不是我开发翅果油,是翅果油选择了我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刘翔浩:呼吁我国食用油供应安全 保障人民安全
下一篇:孙宝国:事实上食品添加剂在中国被"妖魔化"了

我来说两句..已有0条评论,点击查看全部
我的态度:

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登录 | 注册
自带酒水交洗杯费 盘点中国式奇葩规定 自带酒水交洗杯费 盘点中国式奇葩规定